<nav id="qc19t"></nav>

<sub id="qc19t"><code id="qc19t"></code></sub>

    1. <nav id="qc19t"><big id="qc19t"></big></nav>

        <nav id="qc19t"><listing id="qc19t"></listing></nav><sub id="qc19t"><table id="qc19t"></table></sub>
        <small id="qc19t"></small>
        <sub id="qc19t"><table id="qc19t"></table></sub>
        好文章阅读网
        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狗兄弟

        [新传说] 狗兄弟

        时间:2019-10-01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        1
          
          步入晚秋的小镇,天气早已转凉,清晨的空气飘浮着薄荷糖香味,熟悉又陌生。我站在家门口已经五分钟,迟疑不决,行李放在脚边,同我一样耷拉着眉眼。正当我脑子一片混沌的时候,激烈的狗吠声从中传出,我吓得一个激灵,狼狈地逃窜到对面的高台上瑟瑟发抖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门“吱呀”地开了,外婆白花花的脑袋伸出来,疑惑的眼神正好瞅见我糟糕的状态,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,但藏不住的喜悦从眉梢眼角满溢出来。她低头呵斥狗:“乱吼啥子,傻狗,这是你家主人。”狗十分委屈地走到院子里的一侧角落蜷缩起来,眼里流露出不敢发作的敌意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这条狗从我上大学起就来到了家里。因为小时候被狗咬过,那阴影时时作祟,令我十分害怕又讨厌狗,所以我从未喂过它一口吃食,更没有带它四处遛遛,只是勉强靠着外婆的身份落了个小主人的称号。因此,它必须对我有所敬畏,但又常因我遭到责备,自然,我们相互不满的情绪彼此都能真切感受到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2
          
          七十五岁的外婆因为常年劳作锻炼,身体依旧健朗,她轻松地协助我将行李搬至房间。我的房间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,这是外婆每天收拾的缘故,我只需简单地整理一下行李就可以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过去两年因为工作我一直没回来,外婆这次见我回来自然是有疑问要问的,我只告诉她放大假,回来特意陪她。外婆似乎有些受宠若惊,两侧眼角渐渐堆了一颗小水珠,她不好意思流下来,便拍拍我的腰让我好好休息,她去做饭。我正好有些累了,就点头答应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但其实我睡不着。我坐在窗边呆望,却正好撞上冲冲的眼睛。冲冲就是那条对我敌意满满的狗。我不知道为何外婆明知道我怕狗,还要养狗,而且还那么丑。它的左眼皮似乎永远水肿着睁不开,加上它乱七八糟的杂色毛,我觉得它丑陋至极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以前外婆给狗取名字,只有两个原则,一是看大小,二是看颜色。她在路上遇见狗,也不管狗的真实名字叫什么,就大黄小黑地叫着逗乐?捎龅阶约杭窳艘惶豕坊乩,就没辙了,这黄黑白的颜色一时间不知道取舍哪一个好,最后就干脆打破了以前的定律,用了我母亲的乳名:冲冲。这令我更加讨厌它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对母亲没什么记忆,只知道她患病去世。父亲受不了她去世的打击,跑出家门后再也没有回来过,别人都说他疯了。那时候我才两岁,只有与外婆相依为命。但好在外公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遗产,再加上外婆娘家的两处房产,我们的日子也算过得有滋有味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3
          
          午饭后,外婆小憩了一会就要出门,她说自己约了麻友要去打几圈预防老年痴呆。?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只好接受了家里只有我和冲冲的现实。我把房间门紧闭,透过窗户觀察它的一举一动,看着它在阳光下慵懒地睡觉,我也就放心了?晌姨缮洗裁欢嗷岫,房间门就被刮得“滋滋滋”地响,我警觉地发现冲冲不在院子里了,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凉意。我本来站着不知所措,但我转念就鼓起勇气,大力拍打着门试图吓退它。这场面犹如两方对垒,势均力敌?山峋秩词钦饷拍昃檬,经不住这么大的动静,苦熬几分钟后自己开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与冲冲面面相觑,气氛一度很尴尬。它稍作休整,难看的脑袋此时露出将军般的威严,头一甩就大步踏前,似乎要带领我这个小兵去侦查什么。我跟着它进了外婆的房间,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药味,难道外婆生病了?
          
          冲冲显然早已筹备好了今日的计划,就等着我回来呢。它把外婆藏起来的各类保健品叼到我的面前,然后又雄赳赳地扯开外婆的被子,露出一床玉垫和一个玉枕。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倒是冲冲像个给老师打报告的学生,一直叽里呱啦地叫个不停。我立马上网搜索了这些产品,全是坑骗老人的!我气得夺门而出,要去找老太太问个清楚?晌页雒帕瞬欧⑾,我根本不知道外婆在哪,她又不会用手机。这次机灵鬼冲冲跑出来,给我指了一个大概方向,就怯怯地跑回去对我叫了两声,好像在说:“你去,你去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4
          
          依着冲冲的指示和模糊的记忆,我成功地找到了麻将馆,除了几个熟识的奶奶和爷爷,并没有看见外婆。我询问后才知道,外婆根本不会打牌,她只是闲来无聊的时候过来看一下,跟大家聊聊天,可最近她也不常来了,因为有卖保健品的人跟她聊天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拿着一位奶奶给的地址,找到了保健品公司,发现外婆正躺在一张按摩椅上舒舒服服的,旁边还有一个年轻小伙子不停地推销着各类产品。我火冒三丈地冲过去,推开年轻小伙子,冰冷中带着愤怒叫了一声外婆。外婆立刻脸色煞白,像正在做坏事的孩子被抓了现行。我拉着她往外走,没有注意到她顺手就提了一个袋子。走到一条幽静的巷子时,那个年轻小伙子追了上来,他指了指外婆手上的袋子,那是还没有付完款的保健品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你们真是不要脸,老年人的钱你们也要骗。”我把袋子甩过去,年轻小伙子闪得快,没有砸中他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哟,亏你还是名校生,在大企业工作,动不动就打人,我看你才丢脸。你说我骗人?我看你才骗人。前年说要回家没有回,去年说要回家也没有回,你外婆等你都等出心病了,还不是多亏了我们替她排忧解难。”年轻小伙子理直气壮地说,我恶瞪了外婆一眼,她怎么什么都跟外人说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我上网查过了,你们卖的东西全是假货,什么保健品包治百病,玉垫延年益寿,全是欺骗老年人的,我已经把信息上报了,你们就等着相关部门来查,关门大吉吧。”其实我心有愧疚,但是为了一丝尊严,仍强忍着泪水争辩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年轻小伙子被彻底激怒了,他飞身过来推倒了我,外婆踉跄着也差点跌倒。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午睡,没人听见动静。正当小伙子欲下狠手之时,由远及近的狗吠声传来,是冲冲。它急速奔驰过来撞倒了小伙子,狠狠地在他的腿部咬了一口。小伙子看见冲冲丑陋的模样,料定它一定是条疯狗,吓得当场号啕大哭,失去理智般地逃离现场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冲冲望了我一眼,它眼里的敌意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,是暖意和关心。它叼着我的衣袖试图将我拉起来,外婆缓过来帮忙,我才发现老太太早已吓得泪流满面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们两人一狗像狼狈不堪又凯旋的士兵,走回了家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5
          
          外婆十分愧疚,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。我过去抱抱她,劝慰了几句。她摸摸我受伤的部位,看着我脏兮兮的样子,嘱咐我去洗澡,然后就翻出我小时候用过的大澡盆,说坐在里面洗澡会舒服点。我点点头,心里像卷线团一样,一下一下地越卷越紧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水温热而舒服,我背对着门,小心翼翼地清洗。突然外婆毫无预兆地打开门说要幫我洗身子,我吓得失声尖叫,她不知所以,还以为我长大了害羞。她逐渐逼近,我拍打着澡盆,让她出去,她才意识到,事情不是那么简单。她估计被我吓到了,连连应和着好,然后关紧了门。我坐在里面,哭得不像人样,因为我不想让她看见,我被切掉了的一侧乳房上碗大的疤痕,跟当年母亲一样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一个人熬过了手术、化疗、放疗的那些日子,就是不想让外婆担心。去年本想回家,但是光秃秃的脑袋和憔悴的面容还是让我搁置了计划,虽然医生说我的康复状态很好,但我知道能熬过术后五年的人,并不多。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幸运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所以,这次回来,是辞了职的,就是要全身心地投入来陪她。我知道,她不再爱去麻将馆听他们唠家常,是因为他们讨论的子女话题她都插不上嘴;每当他们问她关于我的近况,她都支支吾吾,因为她也跟他们一样,不知道我的近况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的思绪飞得很远,我的心情也十分难受。就在这时,大门被敲打得发出巨响,门外应该聚集了一帮人,听说话声好像是今天那个被咬了的小伙子带人上门讨说法。外婆傻傻地不知所以,没等我出去就开了门,那帮人冲进来耀武扬威,又拿绳子又拿笼子地要抓冲冲;怕壹,我随便穿了衣服跑出去。但冲冲没有被吓得躲在角落,而是勇敢地站在外婆面前,龇牙咧嘴,露出凶相,这才让对方一直不敢妄动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跟冲冲一起站在前面;ね馄,突然有一个胆大的抓住了冲冲,瞬间一群人就围了上来,套住了冲冲的嘴和脖子。我情急之下,朝着一只粗壮的手臂咬了过去,手臂的主人本能地一挥,我的左脸颊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你们全家都是狗吗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不管,仍旧上去抢夺冲冲,我知道如果不拼尽全力,冲冲被他们带走后肯定难逃厄运,活不过今晚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外婆趁着慌乱跑出去找了邻居,好在很快就有人过来帮忙,他们手持着家里的扫把、晾衣竿,还有锅铲,组成了一支抢回冲冲打击外来人的队伍。对方终究不敌群众的力量败下阵来,冲冲被外婆抱进了房间躲起来。几个壮硕一点的男人挡在了我们面前,其中一个说:“我早就看不惯你们这种骗老年人的无赖了,真是太可恶了。”被咬了的男子伸出腿,露出伤痕,要求赔偿医药费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好,你要钱是吧?我们打电话叫警察,好好说个一二三四五。”小伙子听了这话,脸上表情十分难看,挥挥手就带人走了,只是嘴里不饶人,连连骂道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6
          
          经过这一夜,我和冲冲似乎变成了兄弟。早饭的时候,它挨在我脚边,吃得香喷喷的,我看了心情也好。只是外婆心里有事,我以为她还在为保健品的事情难过,便劝她宽心。外婆咬了一口饭,摇了摇头:“孩子,那些日子你是怎么过来的?”然后大滴大滴的泪珠落进碗里,发出无声的叹息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原来昨天晚上跟坏人争斗的时候,那塌陷的乳房早已被她看穿真相。她见过母亲患癌时受过的折磨,所以她无法想象我是怎么熬过来的。但其实之前,我也无法想象她知道我同母亲一样患癌会变成怎样。我为了不让悲伤气氛蔓延,便笑着说:“哎,都过去了。你看,我都过来了,别哭了外婆,笑一个嘛。”我站起来转圈,冲冲也跟着转圈,这是小时候逗外婆开心最有效的方法,如今果然依旧奏效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可外婆没笑两下,就倒地昏迷了,像是忍了很久的痛终于爆发。我连忙送她去医院,才知道她心脏病发作,医生做了急救处理,才没有什么大碍。原来她也瞒着我偷偷生病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她苏醒的时候,我正守在床边温情地看着她。她拉了拉我的手,告诉我:“傻孩子,哎,我这把老骨头还想多照顾你几年呢。”我瞬间泪目,抱着她泣不成声。此时我才明白,她买保健品,她劳作锻炼,都是为了把身体养好,也许她早就知道,我会经历患癌这件事情。医生说,如果母亲患乳腺癌,女儿患癌的风险会比常人高出几倍,我没有逃掉这个法则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她又说:“冲冲是一条好狗对不对?我第一次碰见它的时候,它的狗妈妈被车撞死了,它一直守在旁边哀嚎。它那个时候小小的,还拼着劲将自己妈妈的尸体拖到街边,是个人看着都动容啊。我就帮它收拾了狗妈妈的尸体,就近埋了,它每年还记着日子去拜拜。我就想啊,留着它,它这么有情有义,将来哪一天我不在了,它还能替我陪着你啊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哭得更加厉害:“胡说,你可以活到一百岁的。”外婆笑了,我也抹开眼泪笑了。但我知道,冲冲在外婆心里,还替代了一部分母亲的角色,只不过母亲是被捡来的这个秘密,我们永远也不会互相说破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7
          
          说开了彼此的秘密和顾虑,我更加珍惜和外婆还有冲冲在一起的时光。打狗风波过去后,我们两人一狗常常去街边溜达,有时候晚上逛到广场,看着许多大爷大妈跳着舞,外婆别提有多羡慕了。我常叫她去试试,她总是不好意思地推脱,然后就羞涩地拉着我要回家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回到家里,她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她最爱看中央三台的综艺频道,但有时候不小心坐到?仄,电视频道就跳了。她也不会换频道,我只好在她每次看电视之前,调好频道。我不知道,我没在家的日子,她是怎么过的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可是这样的日子对于老年人来说终究是乏味的,于是我就想了一个招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那天我们照例去散步,走到广场的时候坐下休息。外婆又对舞群投以羡慕的眼光。我偷偷笑着走到了一群大妈中间,借着她们的音乐跳起舞来,是时下很流行的鬼步舞。很多大爷大妈都想学,他们逐渐被我吸引,也跟在后面一板一眼地跳起来。有我在前面打头阵,我招呼外婆过来,她也就自觉地过来了。不过她还是很害羞,站在最后面笨拙地学着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后来,为了锻炼外婆的胆量,我就天天去教舞,还收获了一大批粉丝。渐渐地,外婆的胆量也大了起来,我不在也可以跟着别人一起跳了。冲冲也很可爱,有时候也会学着转圈跳动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那天跳了一个多小时,我有些累了,就坐在花台上休息。冲冲跑过来蹲在我脚边,我看着它,心里很安慰,说:“冲兄弟,如果哪天我不在了,请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外婆,记得让她跳舞哦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冲冲似乎听懂了,蹭地一下站起来用前腿抱住我的脚表达不舍,它看看我,又看看正玩得开心的外婆,叫了一声,表示请我放心。我们似乎同时笑了,然后在微凉的夜风中,我们看着外婆扭动的舞姿,越来越优美迷人。

        <nav id="qc19t"></nav>

        <sub id="qc19t"><code id="qc19t"></code></sub>

        1. <nav id="qc19t"><big id="qc19t"></big></nav>

            <nav id="qc19t"><listing id="qc19t"></listing></nav><sub id="qc19t"><table id="qc19t"></table></sub>
            <small id="qc19t"></small>
            <sub id="qc19t"><table id="qc19t"></table></sub>
            上海快3上海快3网址 靖江 | 博罗 | 张掖 | 西藏拉萨 | 启东 | 扬中 | 雄安新区 | 汉川 | 嘉善 | 荆门 | 金华 | 宁波 | 镇江 | 衢州 | 和田 | 南阳 | 万宁 | 塔城 | 伊犁 | 基隆 | 德宏 | 永新 | 基隆 | 沧州 | 黔南 | 东阳 | 临汾 | 日照 | 海南海口 | 济宁 | 大理 | 任丘 | 通化 | 大连 | 济宁 | 商丘 | 九江 | 张掖 | 枣庄 | 澳门澳门 | 西藏拉萨 | 章丘 | 延边 | 烟台 | 锡林郭勒 | 西藏拉萨 | 燕郊 | 牡丹江 | 阜阳 | 昌吉 | 达州 | 濮阳 | 抚州 | 乳山 | 高雄 | 济源 | 新余 | 临汾 | 慈溪 | 邢台 | 乐清 | 舟山 | 建湖 | 三门峡 | 锡林郭勒 | 延安 | 贵州贵阳 | 漯河 | 鄢陵 | 湖南长沙 | 公主岭 | 昌都 | 长葛 | 阳春 | 锡林郭勒 | 启东 | 阳春 | 张家界 | 高密 | 宣城 | 揭阳 | 惠州 | 新余 | 崇左 | 琼海 | 神农架 | 山东青岛 | 瑞安 | 海南 | 乐山 | 东台 | 淮北 | 海西 | 瓦房店 | 桂林 | 南阳 | 汝州 | 曲靖 | 武安 | 恩施 | 鞍山 | 东莞 | 项城 | 青海西宁 | 酒泉 | 台州 | 四川成都 | 曹县 | 临沧 | 玉林 | 垦利 | 锦州 | 大丰 | 怒江 | 克拉玛依 | 海拉尔 | 吉安 | 项城 | 泰安 | 白城 | 雅安 | 海东 | 桐城 | 鄂州 | 晋城 | 白城 | 台山 | 鹤壁 | 红河 | 焦作 | 青海西宁 | 三门峡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项城 | 巴彦淖尔市 | 巴彦淖尔市 | 德清 | 琼中 | 乌兰察布 | 南安 | 泉州 | 诸城 | 巴中 | 濮阳 | 六安 | 大连 | 泉州 | 江苏苏州 | 柳州 | 鄂尔多斯 | 铜陵 | 北海 | 乐平 | 张家口 | 大庆 | 燕郊 | 定西 | 马鞍山 | 如皋 | 广安 | 安岳 | 克孜勒苏 | 忻州 | 鹤岗 | 白沙 | 泰兴 | 武夷山 | 广饶 | 东营 | 蚌埠 | 海安 | 晋城 | 公主岭 | 贵州贵阳 | 湖州 | 果洛 | 垦利 | 九江 | 马鞍山 | 阿勒泰 | 昌吉 | 吉安 | 四川成都 | 伊犁 | 和田 | 宝应县 | 滁州 | 图木舒克 | 伊春 | 淮北 | 象山 | 昌吉 | 曲靖 | 邵阳 | 荆州 | 辽阳 | 陵水 | 海南 | 晋中 | 台南 | 平凉 | 保定 | 延边 | 海丰 | 仙桃 | 广安 | 吉安 | 天长 | 仙桃 | 如皋 | 天长 | 烟台 | 大连 | 垦利 | 玉树 | 昌吉 | 瓦房店 | 安康 | 普洱 | 南安 | 厦门 | 德州 | 济宁 | 泉州 | 兴化 | 连云港 | 钦州 | 乌兰察布 | 乌兰察布 | 兴安盟 | 平顶山 | 铜仁 | 四川成都 | 包头 | 温州 | 保亭 | 日照 | 邳州 | 宜宾 | 和田 | 保亭 | 阿拉尔 | 鸡西 | 台湾台湾 | 寿光 | 潍坊 | 中卫 | 蓬莱 | 开封 | 福建福州 | 贵州贵阳 | 长治 | 保山 | 博罗 | 湘潭 | 启东 | 汕尾 | 图木舒克 | 鹤壁 | 延安 | 石狮 | 辽源 | 赣州 | 泗洪 | 宜都 | 大庆 | 大连 | 黄山 | 温州 | 吐鲁番 | 白银 | 项城 | 广州 | 遂宁 | 锡林郭勒 | 嘉峪关 | 崇左 | 漯河 | 石嘴山 | 吐鲁番 | 招远 | 垦利 | 广汉 | 铜仁 | 乐山 | 寿光 | 渭南 | 临沧 | 铜仁 | 白沙 | 东莞 | 澳门澳门 | 宝应县 | 燕郊 | 漯河 | 白沙 | 盘锦 | 大连 | 宿州 | 安阳 | 厦门 | 鄂州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任丘 | 楚雄 | 泗阳 | 山东青岛 | 保定 | 河池 | 海丰 | 白沙 | 如皋 | 辽宁沈阳 | 台州 | 博罗 | 丹阳 | 哈密 | 崇左 | 泗阳 | 中山 | 淮南 | 忻州 | 保定 | 桓台 | 湖南长沙 | 德州 | 许昌 | 六安 | 甘孜 | 伊犁 | 安阳 | 娄底 | 黔西南 | 阿克苏 | 通辽 | 四平 | 海南 | 惠州 | 马鞍山 | 沧州 | 广饶 | 河北石家庄 | 保山 | 鹤岗 | 海东 | 德阳 | 昌吉 | 眉山 | 咸阳 | 临沧 | 定安 | 淮北 | 昌吉 | 运城 | 寿光 | 泸州 | 白山 | 惠州 | 宝鸡 | 包头 | 兴化 | 衢州 | 黔南 | 迁安市 | 馆陶 | 昭通 | 德清 | 东海 | 抚顺 | 百色 | 兴安盟 | 日照 | 广安 | 仁怀 | 日照 | 石嘴山 | 宝鸡 | 如皋 | 喀什 | 林芝 | 大庆 | 宁夏银川 | 通辽 | 安阳 | 临海 | 牡丹江 | 三门峡 | 潍坊 | 迁安市 | 长葛 | 蓬莱 | 本溪 | 宜昌 | 丽水 | 五家渠 | 大庆 | 陕西西安 | 马鞍山 | 中山 | 兴安盟 | 寿光 | 桓台 | 邳州 | 齐齐哈尔 | 邵阳 | 日照 | 诸城 | 儋州 | 宣城 | 桂林 | 白银 | 大庆 | 德清 | 阿勒泰 | 茂名 | 单县 | 安康 | 吴忠 | 淮南 | 库尔勒 | 吉林长春 | 宁夏银川 | 黄石 | 乳山 | 文昌 | 朝阳 | 临海 | 广元 | 温州 | 来宾 | 高雄 | 白银 | 贵港 | 赣州 | 江苏苏州 | 吴忠 | 漯河 | 琼中 | 益阳 | 天长 | 运城 | 通辽 | 株洲 | 雅安 | 七台河 | 杞县 | 毕节 | 德阳 | 荣成 | 天长 | 恩施 | 莱芜 | 新泰 | 湖北武汉 | 燕郊 | 涿州 | 乌海 | 定西 | 燕郊 | 仁寿 | 梧州 | 庆阳 | 日喀则 | 辽宁沈阳 | 益阳 | 乌海 | 资阳 | 招远 | 雄安新区 | 江西南昌 | 神农架 | 三门峡 | 丽江 | 益阳 | 汉川 | 塔城 | 黔东南 | 图木舒克 | 楚雄 | 晋中 | 郴州 | 如皋 | 吕梁 | 伊犁 | 朔州 | 燕郊 | 克拉玛依 | 营口 | 海拉尔 | 鞍山 | 云浮 | 垦利 | 三亚 | 厦门 | 宝鸡 | 南充 | 丹东 | 江门 | 扬中 | 威海 | 衢州 | 鄂尔多斯 | 洛阳 | 肥城 | 林芝 | 湘潭 | 三亚 | 酒泉 | 玉溪 | 随州 | 淮安 | 江门 | 琼中 | 溧阳 | 攀枝花 | 延边 | 防城港 | 海东 | 眉山 | 桂林 | 包头 | 仁怀 | 厦门 | 巴中 | 台湾台湾 | 济宁 | 德州 | 金华 | 双鸭山 | 玉环 | 金华 | 常州 | 巴音郭楞 | 巴彦淖尔市 | 沧州 | 云南昆明 | 大理 | 温岭 | 乌兰察布 | 海西 | 宁波 | 潮州 | 伊犁 | 鹤岗 | 和田 | 东营 | 滁州 | 嘉峪关 | 平凉 | 宿州 | 义乌 | 宜春 | 楚雄 | 陇南 | 无锡 | 鹤壁 | 义乌 | 靖江 | 烟台 | 慈溪 | 黄南 | 中卫 | 文昌 | 自贡 | 三门峡 | 张掖 | 汉中 | 宁德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朝阳 | 黑河 | 大连 | 遵义 | 诸城 | 铁岭 | 喀什 | 温州 | 大同 | 广安 | 金华 | 果洛 | 廊坊 | 河北石家庄 | 玉树 | 宜春 | 永州 | 临汾 | 正定 | 蚌埠 | 广饶 | 三沙 | 六安 | 白沙 | 茂名 | 新乡 | 三门峡 | 燕郊 | 晋江 | 灌南 | 桂林 | 阳泉 | 吉安 | 桐乡 | 马鞍山 | 鹤壁 | 西双版纳 | 乐清 | 德宏 | 鞍山 | 芜湖 | 延边 | 随州 | 遵义 | 建湖 | 保亭 | 南通 | 泰安 | 济宁 | 宝鸡 | 邳州 | 山西太原 | 湖南长沙 | 鄂尔多斯 | 济南 | 昌都 | 营口 | 巴中 | 包头 | 天长 | 孝感 | 黄南 | 海拉尔 | 海西 | 韶关 | 澳门澳门 | 万宁 | 泰安 | 昌吉 | 汝州 | 海西 | 三沙 | 遵义 | 阳泉 | 东阳 | 果洛 | 南阳 | 漳州 | 醴陵 | 长治 | 黄石 | 江西南昌 | 山西太原 | 保亭 | 临汾 | 延安 | 广汉 | 江门 | 南平 | 温州 | 琼中 | 巢湖 | 阳春 | 定西 | 铜川 | 金华 | 宁波 | 迁安市 | 泉州 | 清远 | 凉山 | 赣州 | 宣城 | 鄂州 | 舟山 | 随州 | 枣阳 | 乌兰察布 | 忻州 | 亳州 | 松原 | 益阳 | 江西南昌 | 澄迈 | 湛江 | 陕西西安 | 大理 | 灌南 | 滨州 | 伊犁 | 台山 | 沧州 | 云南昆明 | 梧州 | 和县 | 九江 | 通辽 | 丽水 | 赣州 | 北海 | 宿迁 | 杞县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溧阳 | 长兴 | 五指山 | 昭通 | 莆田 | 安吉 | 招远 | 海北 | 滁州 | 象山 | 怒江 | 常州 | 普洱 | 沛县 | 汕头 | 陵水 | 宁德 | 涿州 | 通辽 | 清徐 | 韶关 | 南充 | 广元 | 沧州 | 楚雄 | 衢州 | 南安 | 山南 | 赣州 | 三河 | 双鸭山 | 柳州 | 台山 | 河南郑州 | 山东青岛 | 灌云 | 双鸭山 | 神农架 | 仙桃 | 迁安市 | 燕郊 | 湖州 | 定安 | 九江 | 固原 | 淄博 | 乐平 | 三明 | 琼中 | 包头 | 东莞 | 盐城 | 咸阳 | 青海西宁 | 潮州 | 白城 | 莱州 | 遂宁 | 双鸭山 | 江门 | 淮北 | 宜春 | 淮南 | 漯河 | 吉林长春 | 河源 | 吉安 | 昆山 | 丽水 | 日土 | 日照 | 淮北 | 定西 | 燕郊 | 灵宝 | 固原 | 燕郊 | 慈溪 | 海拉尔 | 绍兴 | 泸州 | 雅安 | 喀什 | 葫芦岛 | 三亚 | 泸州 | 宜春 | 阳春 | 江西南昌 | 台中 | 咸宁 | 阿勒泰 | 运城 | 高密 | 唐山 | 阳泉 | 果洛 | 盘锦 | 赤峰 | 海拉尔 | 赣州 | 南安 | 安康 | 临猗 | 运城 | 白银 | 德州 | 河源 | 甘孜 | 大同 | 洛阳 | 西藏拉萨 | 三亚 | 宁德 | 许昌 | 库尔勒 | 台北 | 黔南 | 株洲 | 海拉尔 | 燕郊 | 海西 | 西双版纳 | 临海 | 大兴安岭 | 苍南 | 厦门 | 普洱 | 海安 | 临夏 | 南平 | 怒江 | 伊犁 | 昌吉 | 迪庆 | 乳山 | 安岳 | 石嘴山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海丰 | 潍坊 | 阳春 | 锦州 | 武威 | 邹城 | 汉川 | 肥城 | 惠州 | 台湾台湾 | 韶关 | 潍坊 | 洛阳 | 项城 | 自贡 | 赵县 | 阿拉尔 | 仙桃 | 双鸭山 | 项城 | 石河子 | 沭阳 | 醴陵 | 驻马店 | 伊犁 | 昌吉 | 乳山 | 恩施 | 长治 | 湘潭 | 图木舒克 | 浙江杭州 | 阜阳 | 仙桃 | 芜湖 | 张掖 | 海南海口 | 任丘 | 乳山 | 昌吉 | 通辽 | 三亚 | 沧州 | 东方 | 邵阳 | 广州 | 营口 | 伊犁 | 宿迁 | 济南 | 洛阳 | 乌兰察布 | 潜江 | 伊春 | 台北 | 酒泉 | 湖北武汉 | 保山 | 台南 | 绥化 | 海西 | 安岳 | 宜都 | 固原 | 枣阳 | 义乌 | 遵义 | 德清 | 琼中 | 河源 | 赵县 | 白城 | 辽源 | 池州 | 三明 | 瓦房店 | 临汾 | 新余 | 长葛 | 伊春 | 淄博 | 吉林长春 | 无锡 | 泗洪 | 云南昆明 | 甘孜 | 莒县 | 林芝 | 湖州 | 赣州 | 张北 | 梧州 | 吉安 | 招远 | 大兴安岭 | 灵宝 | 茂名 | 兴化 | 邢台 | 项城 | 黔南 | 兴安盟 | 林芝 | 龙口 | 珠海 | 乳山 | 沛县 | 黔西南 | 台北 | 乐山 | 海安 | 新余 | 阜阳 | 秦皇岛 | 邢台 | 阳泉 | 聊城 | 梧州 | 涿州 | 防城港 | 德宏 | 海南海口 | 吉林长春 | 黔南 | 延安 | 姜堰 | 东营 | 柳州 | 朝阳 | 广饶 | 濮阳 | 三门峡 | 巴彦淖尔市 | 岳阳 | 渭南 | 衡阳 | 湘潭 | 延安 | 怒江 | 大连 | 澄迈 | 五家渠 | 阿克苏 | 吴忠 | 泗阳 | 台南 | 海拉尔 | 深圳 | 眉山 | 克孜勒苏 | 日喀则 | 德阳 | 淄博 | 三亚 | 荣成 | 潮州 | 泗洪 | 楚雄 | 永康 | 德阳 | 澳门澳门 | 灌南 | 雅安 | 喀什 | 阿拉尔 | 瓦房店 | 昭通 | 七台河 | 吉林长春 | 宁国 | 灵宝 | 东方 | 株洲 | 山西太原 | 随州 | 德宏 | 青海西宁 | 临夏 | 昌吉 | 芜湖 | 益阳 | 四平 | 赵县 | 仁怀 | 南安 | 阿勒泰 | 葫芦岛 | 巴彦淖尔市 | 四平 | 温州 | 昌吉 | 阿克苏 | 永州 | 丽江 | 来宾 | 改则 | 公主岭 | 霍邱 | 普洱 | 泗洪 | 赵县 | 黔西南 | 果洛 | 六安 | 本溪 | 那曲 | 果洛 | 阿拉尔 | 仙桃 | 庆阳 | 日喀则 | 铜仁 | 长兴 | 海西 | 长葛 | 宝鸡 | 仙桃 | 唐山 | 济南 | 南京 | 青州 | 伊春 | 库尔勒 | 海拉尔 | 兴安盟 | 佳木斯 | 武夷山 | 日喀则 | 塔城 | 东阳 | 伊犁 | 宿州 | 丹阳 | 周口 | 章丘 | 阜新 | 万宁 | 梅州 | 鄢陵 |